Edited, memorised or added to reading list

on 10-Jun-2018 (Sun)

Do you want BuboFlash to help you learning these things? Click here to log in or create user.

Flashcard 2993111829772

Question
[default - edit me]
Answer
the non-standard notation f ∗ (P) and f (Q) used in the first edition to the standard notation f (P) and f −1 (Q), respectively. Whereas the author still finds the notation used in the first edition superior in terms of avoiding confusion with inverse functions,


statusnot learnedmeasured difficulty37% [default]last interval [days]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repetition number in this series0memorised on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scheduled repetition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scheduled repetition interval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last repetition or drill

pdf

cannot see any pdfs







#has-images
我爷爷参与侦破的60年代离奇凶案——粮库三人密室凶杀案

[imagelink]

这案子发生在60年代我们这一个城市的郊村,虽是村子,但国家有一个厂在这,所以形成了一个不小的镇子。我爷爷是村子所在公社的公安。

这案子的离奇之处在于,它是一个双重密室,即里外都上了锁,里面的人出不去,外面的人进不来。三个人被锁在屋子里,一个人被杀了,另外两个人嫌疑均等,互咬对方。

下面讲讲具体案情,5000字左右,我文笔不好见谅。

某日早晨,该地治保队长韩某接到一个老妇的报案,说自己的儿唐某晚上被人叫出去,一晚没回来。

昨晚的细节是,唐某家里被人扔进一个小纸条,说有牛肉便宜卖。那个时候*河蟹*本是有钱都买不到的,只有重大节日单位才弄点打牙祭,何况牛肉?

唐某觉得可能是某地耕牛死了,人们杀了跑来卖,所以就按纸条说的,独自去了河边上一个乘凉的草棚。谁知一去不复返。

治保队长带了那老妇和另一个人队员,把约见的草棚附近找遍了,没发现丝毫踪迹。

找了一会儿,韩姓队长他们又转到附近一处比较偏僻荒废的仓库里,这仓库以前打仗时被炸了半边成了危房,所以一直废弃,但是里面有几间屋子还是好的,所以有些农村人灾害时出来要饭,在里面住过。

进去后,韩队长发现有间屋子的门扣上,被人用大铁丝紧紧的缠住。他猛烈的敲门,大声呼喊,不久后里面果然是有人回应。于是他们废了不少劲把铁丝扭开,打开了门放里面的人出来。

失踪的唐某果然在里面,完好无伤,另外出来的还有另一个在大队小学当老师的赵某。

然而韩队长一进屋子看,里面竟然还有一个死人!是被人用地上的砖头砸破脑袋死的!后经查实是工厂的一个干事段某。

幸存的唐某和赵某一开始并未意识到那个人死了,只是以为他还没睡醒,是韩队长先发现死人后他们才知道人已经死了。

然后,唐某和赵某竟然互相指责是对方杀了人。

后来经过公安调查,三个人都是被人以卖牛肉的名义骗了出来。到了草棚附近后,突然就被人用绿仿一类的东西强行按到在地,迷晕。醒来后就发现和另外俩人关在一个密室内。

这个屋子以前是该仓库的资料保管室,所以只有大门一个地方可以进出。屋内有一些叫花子生活做饭留下的砖块,一些桔梗和破布烂衫,门对面靠墙处有两座被拆得乱七八糟的放资料的木架,其它就没什么了。凶器就是地上的砖头。

三个人在醒来后互相交流了下,三人都是互不相识的,似乎也没得罪过什么人,不知道为什么会被人弄晕关到了这鬼地方。

起初大家心里都很恐惧,到处找出口,黑黢黢的摸了半天摸到了门,才发现门肯定是被人从外面上了锁死了。仓库的门虽然是木的,但很厚重,根本出不去。大喊大叫也没人听得到。

所以挣扎到半夜,由于药物还有余威,只好各自先睡下。

韩队长当时一眼就看出了问题的关键:既然门是从外面被人用铁丝箍死的,那么也就是说死去的段干事,完全可能是被外人悄悄开门进来杀死的,唐某和赵某为何互相死咬是对方杀人呢?

原因在于,仓库是清末就建的老式建筑,那道门是一道老式的上闩门。他们再黑暗中找到了门后,因为害怕后面睡着后,会有人悄悄开门进来害他们。所以段某又从那座资料架上拆了一根木棍,插到了内门栓上。

这样,即使外人强行撞门进来,也会发出明显的响动,把他们惊醒。

所以,这案子其实就发生在一个双重密室内。里面的人出不去,外面的人进不来。直到第二天早上韩队长他们发现了情况,说明身份,唐某才将里面的门闩撤去。

后来我爷爷他们为了证实外面的人不能在门内上闩的情况下开门,用了同一个木棍让专家做了很多次实验,都没法开门。那木门是单开而不是双开的,门边与门框之间有一个错位,不能直接用*河蟹*,细铁丝之类的东西插进去。

所以情况就非常复杂了。

第一,三个人之外,有第四人将他们骗出去,迷晕关到了这屋子内,然后锁门。这第四人和段某的被杀有没有关系?如果有关系,他是怎么开门进去的?如果没有关系,他又为什么搞这一套?

第二,屋子内的三个人经查确实没有任何关系,如果不是屋外第四人杀人,那么必然是活着的两人中的某一个人杀人,但他动机何在?

那个年代乡下不乏抢劫斗殴杀人,但这种案子还真是第一次遇到,所以公社上报地区调了专家来组成破案组。

专家提的第一个法子,就是查看两名幸存者身上的血迹喷溅情况。但两人身上的血迹都差不多,都有星星点点的血迹。推测,可能是一人趁段干事与另一人熟睡之机,用砖头一下子砸死了人。因为都靠的比较近,所以两人身上的血迹难以分辨。如果按照现在的技术和经验,也许能分个明白。

第二个法子是查杀人砖头上的指纹,但是上面都有两人的指纹。两人确认,为了自保,他们在睡前确实在地上摸了些砖头过来,已备万一。

有一个高校的老师见识比较多,给专家们寄来一封信,说这可能是被幽闭的人出了心理问题。在极度恐慌之下,神志错乱,激情杀人。当时一度被采信,但因为没法分清楚到底是哪个人出了问题,这种思路也被不了了之。

我爷爷也提了一种想法,是不是这个段干事半夜起来撒尿,然后回去睡觉时滑倒在地,太阳穴刚好撞到了砖头棱角上,自己意外死亡?

然而经勘验还是否定了这种推测,因为死者头颅侧面至少有两处伤痕。

又有人提出,是不是这三人中,有屋外第四个人的同伙?他悄悄打开了内门栓,让屋外第四人进来。可是这种假设没什么意义,如果屋内的同伙这么做,他实际上是自己置自己于杀人嫌疑当中。

后来又掉头去查那弄晕他们的案发现场第四人,但是所谓的纸条都已经不见了,查不到笔迹,再查谁有办法弄到氯仿,结果还是一无所获。

案件似乎到了死胡同了,而且对两个幸存者的处理很难办。要定他们罪,没确凿证据,那时公安们都发了狠,动了手,熬了鹰,都是死咬对方。放他们出来,群众和领导们都有意见,说杀人凶手就在里面,你把他们放出来继续干坏事?

于是只能一直关在看守所里。

后来那个大学老师又来了一封信,建议把两个当事人重新带到现场去,再度关门,把他们留在里面,复原现场,看看他们能不能想起什么来。

这招果然是有用,两个人确实回忆起一些细节。其中一点是,那个被杀的段干事似乎比他们俩情绪更激动,更恐慌,一直是在嘶着嗓子大吼大叫,说有人要害他。

还有唐某说,迷迷糊糊中感觉有人在摸他的脚,但已经分不清是在做梦还是真实的了。

但是还是没有得出突破性的线索。

这案子又拖了两个月,虽然凶杀手法算不上很凶残,但是因为案件细节特别离奇,难以解释,所以引起了舆论极大的兴趣。

当时办案人员和舆论的意见,基本排除了是屋外第四人杀人,都认为两个幸存者必有一个凶手。

案子捅到了省里,据说还专门召开了一些学术讨论会议,研究如何处置这种作案机会完全均等的两个凶嫌。两人一个是工人,一个是老师,人品,社会关系,身体心理诊疗,都看不出有什么问题。换了好几拨有经验的审讯专家,还有人学国外编写了一些心理测试题,也都察不出破绽,都是咬死了对方杀人。

还有那个神秘的始作俑者,也让各界猜测纷纷。这个人能搞到氯仿,现在氯仿都是工业原料,以前穷的时候是医院用的。此人行事还极为缜密,掳走了三人,却没留下任何线索。可见他很可能是一个有一定社会地位,一定文化素养的人。

然而,谁也猜不透他做这件事的动机。如果他存心想杀人,为何不迷晕后直接杀人?如果他想通过密室把杀人嫌疑转嫁给另两人,又是怎么做到在双重密室杀人的?

终于,在两个月后,我爷爷他们再度勘察现场时,发现了一处细微的破绽!

那个保存资料的木架子背后的墙上,有几个呈矩形散布的小孔,像是大钉子钉过的痕迹。

因为墙都是裸露的青砖,那小孔又通不到外面去,所以以前勘察一直没太注意。

...

statusnot read reprioritisations
last reprioritisation on reading queue position [%]
started reading on finished reading on




[经方之路]近期给老丈人治糖尿病的医案分享,纯长文无图.


spinit();

色友推荐:[ 吉祥坊线上娱乐:209.COM]

华人首家线上赌场!实力巨献,大额无忧,1元即可存取款,美女荷官在线发牌,陪您HiGH翻天。玩转老虎机,60万彩金征求赢家中~更多精彩尽在吉祥坊乐城。JXF.COM
jxf.com

[全网最火爆的彩票投注站:LQC.COM]

乐趣彩全网开售彩票啦~提供:香港六合彩、北京PK拾、江苏快3、重庆时时彩、幸运28、福彩3D等热门彩票外围投注,给梦想一次机会,在忙也别忘了买彩票。LQC.COM
lqc.com

写在前面。
中医黑请绕道,右上角打X,不是写给你们看的。请自重。自觉关闭。谢谢~
有中医学识的可以进来一起交流。后面附有治疗记录。可以当成比较啰嗦的医案来看。
我初学经方,用方不够简洁老道,中医大佬们轻拍~

事情的开始是这样。

大概是2018年3月份吧,丈母娘来电说,老丈人最近身体忽然像吹气一样,全肿起来了。每天要喝大量的水,越凉越好,喜欢喝冰的。而且喝了不解渴,过了一会又特别渴又想喝。她觉得这很不正常,怕出什么事。就联系我,说我学中医的,问我这大概是什么回事。我想了下,烦渴欲饮,喝水不解渴,这个应该是消渴症吧。然后巴拉巴拉的聊起来了。丈母娘听了,一边就跟边上老丈人说。
但是老丈人呢,是有点抵触的,说自己没病,身体一切正常,吃得下睡得香的。这天没法聊了,更没办法问诊。
嗯。我是很无奈。但我做晚辈的,也不好说啥。就静观其变吧。
这个只是引子。

慢慢,过了个把月,时间到了4月中旬。
老丈人在SM的街边那种免费测量血糖血压的卖保健品的点,看到一堆老人排队在检测,他一想,不要钱,就去测测咯。然后一测不得了。血糖18.5,吓死了!他当场说,我不信你们,你们就是想搞我的钱。人家摊上的人员,就说,您不信再换个手测呗。再测,17.9.他反正是不信这些路边小摊的检测就是了,起身就走。
但是他也长个心眼,打电话问了有糖尿病的亲人,亲人都说这个数值已经很严重了,建议他去医院查查,如果真的是那么高,赶紧及时治疗哦,不是开玩笑的。说糖尿病不及时治疗,会引起一系列严重的并发症。于是他连忙又去了医院去测血糖,出来结果还是17.8这样。检测结果一出来他就不淡定了,没有原先的那种觉得别人骗他钱的感觉了。然后开始想,该怎么办。

听我丈母娘说,他当时是在衡量一个事。到底是去医院,常规治疗,还是找中医治疗。因为他询问过了有糖尿病十多年的直系亲人,询问治疗经验,取取经。
亲人告诉他,西药手段一旦上了,基本就停不上来了,要一直吃药,他这十几年,药不停的。中医是有效果,但是就是见效比较慢,可以尝试。他在纠结,到底是像别人一样,选择认命一直服药到老死。还是去尝试一下那仅有的一丝可能。

在他做艰难取舍的时候。
我丈母娘这时候呢,发挥了巨大的作用。
他说,你不是说你自己没病么,不是说吃得好睡得香么,现在怎么跟要死要死的人一样了。
女婿这边就会中医啊,我上次问了他也说会治啊,你去给医院乱搞,还不如给自己家人试试呢。我上次肾结石疼得要死也是女婿给我治好的啊。小宝(我老婆她弟女儿)前面咽喉肿大到只有一个小孔了,医生都说要做手术切掉了,也治好了吖。
即使是这样,老丈人还是想了一周左右。才决定找我看。
我老婆说,反正我们小孩子没人带,有点影响工作,干脆把老爸叫来帮带小孩吧。而且这边中草药便宜,质量又好。于是,老丈人在交待了一系列的事情以后,在4.23号从高铁动车到了GX。

到这边是晚上,我让我爸去动车站接人。为了避免给他增加心理压力,我告诉我爸,别跟他提治病的事。
然后24-25两天,由我爸和我老婆带他在小镇上逛逛。看看环境 ,散散心。
在26号的时候,因为我姐在医院上班,就带去做了全身检测。

以下是我手机用便签做的记录,中医学科的朋友可以看。
吃瓜群众就不用看了,你们也看不太懂,记录也不重要,看最后面结果就行了。

老丈人详细服药记录:
药前医院检查数据:
男,61周岁.168cm.160斤。
血压:140/90.血糖16.09.血粘高.
脂肪肝,肾积液,疑似肾囊肿,右肾结石。

主诉:血糖帮我降下来,其他一切不重要。

我收集的问诊信息:
一,腹满,抵抗感强烈,腹胀,食量少。
二,口渴厉害,喝水不解渴,自述感觉能喝掉一条河。
三,晨起脸油,口粘腻。“面垢口不仁”。眼睛有血丝。面色泛潮红,浮肿严重,眼袋和苹果肌像微瘪的水袋一样耷拉着。
四,手脚烦热,夜晚睡觉有时身体会忽然一阵很热。平常微微心烦。打呼噜几十年。睡觉近几年会流口水了。
五,脉浮有力,重按跳更力。
六,几十年来大便历来稀软不成型。大便次数多。
七,睡眠,会睡前半夜和后半夜两觉,后半夜觉有时五点才睡下。睡眠易受情绪影响,焦虑就容易彻夜难眠。
八,舌头胖大,水滑,齿痕,苔白。
九,小便黄,曾经有过喝水多的时候,憋不住尿的情况。全身浮肿明显,皮肤有很多暗斑点。(水斑)
开方:大柴胡汤(柴胡30)+五苓散+白虎汤+黄连5。桂枝茯苓丸子单独吃,早晚各一颗。七剂开路。
26号早上全身检查。血糖数据为16.09.
27号晚十一点半,喝第一餐药睡下。
28号询问口渴情况,说不觉得怎么渴了。
夜晚发现,他三十多年的震天呼噜声神奇的就没有了。有视频为证,详情看6班425学号,4月28日晚的朋友圈。
29号早上吃了油腻的肉包,三小时后测血糖,15.9。降的不明显,老人可能有点心急。说咽喉有点疼,异物感明显,咽不红,于是抓了甘草桔梗泡水。这里怀疑有半夏症。问诊得出有半夏泻心汤症。脸已经没有泛红,但油依旧,热未消。口不渴,喝不喝水都可以。打算暂时不变方,因为大柴胡和白虎汤见效了,大方向是没毛病的。等白虎汤症全消,再换方先调理肠胃。中午和晚上把脉,已经不浮。关脉,中,偏数。寸尺脉微不可感,重按依旧。(脉象偏主观,仅供参考)
30号,自述大便情况转好,不怎么稀了。我目测,腰一圈肥膘,开始缩水,没有那么圆润了,开始瘪了。聊到以前做胃镜,医生说他胃里面都是水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今天吃饭完直接测血糖是15.1.有信心继续。晚上九点半把脉,关脉浮紧,重按也力,寸尺脉依旧摸不到。
5.1号,脉依旧,里热依旧。
5.2号,晚上有中医课,我听课。没有关注情况。就记得白天丈母娘视频通话里有提,老丈人咳嗽清嗓的频率很少了。以前十分钟清一次嗓。现在视频一小时清一次这样。
5.3号早上七点测血糖,第一次9.6,老丈人不信降那么快,马上测了第二次10.4。大便还是很稀软。给做医生的姐姐报喜,姐姐泼我冷水,“他最近也吃的少啊”,当然,不争论。姐姐说的也是实情。血糖明显降了就可以了。
到这,第一周的调理,首战告捷!

5.4号。早上和晚上分段重新收集信息。
体重,156斤。
舌质淡,舌苔中后段,黄厚。瘀血舌,腿干。晨起脸油腻。睡觉会盗汗,少许口水。
口基本不渴了。小便黄,大便稀。眼睛有明显血丝。
声音洪亮,爱说话。手脚常温,中脉,缓。
腹诊抵抗感还有些明显。
他说左膝盖,后腰,走路久了会酸。(就是他觉得是走路久酸的。)此处应理解为,左膝盖不舒服,后腰酸。

综合看,白虎汤症已经不明确,剔除掉。大柴胡体质,五苓散症,热症仍在。因为“舌黄未下者,下之黄自去”。
二次开方调整为:大柴胡汤(柴胡30)+五苓散+黄连党参甘草,七剂。守主方,试调肠胃。(有十二指肠溃疡史)。而桂枝茯苓丸换成了加味怀牛膝的丸子。
5.5日早上喝第一餐。
5.6日,血糖9.1。说腰疼厉害。加了30克葛根。
5.6-5.7两天私自停服桂枝茯苓丸。交代说是调理气血的,一定要吃的,对病情恢复有重要作用,立马又吃了。
5.7号反应,视力模糊不清。暂时不清楚原因,存疑。说腰疼依旧,无明显改善。腰一圈冰冷,加上有肾结石,积液或囊肿,我怀疑是肾着汤症。但是老丈人坚持说自己小便正常,所以不确定,再观察。
5.8号。大便好像没有那么烂了。腰还疼,比较厉害。问具体哪里疼,手指在后腰画了一横。哦,懂了,“腰一圈冷痛”,又记得说过曾经有过憋不住尿的情况,水肿明显,合肾着汤试试。我是不太信肾有问题小便还能保持正常的,不太合逻辑。
5.9号早上餐前血糖7.1.餐后8.4。开心。但是,老丈人说视力模糊很厉害。眼球有黄渍块。想不到原因。存疑。然后反馈说晚上睡觉不盗汗了。睡觉流口水基本没见有了。
5.10号。老丈人腰疼依旧,还是指在肾的位置。视力模糊依旧。淡定。继续先喝完这波药先。先让他疼两天,因为原因不清楚。
5.12号。血糖7.4-7.8。基本就稳定在8以内了。但是腰疼依旧。眼睛血丝明显。眼球中间长有黄色浊物。舌苔黄厚,舌体胖大,舌质淡红。
5.13号,第二周的药喝完了,停药一天。老丈人反应视力模糊的厉害。眼睛上好像开始在长东西。
5.14血糖8.4。略有回升。正常。停药了嘛。
5.15恢复服药。因症状变化,多了项背强几几,眼睛红血丝,长东西(疑似似翼状胬肉)导致视力模糊。便溏。药方变为大柴胡合五苓散+党参15炙甘草10葛...

statusnot read reprioritisations
last reprioritisation on reading queue position [%]
started reading on finished reading on